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

聖山記事 20171214(贊行飾終儀式感想)


 贊桃
2017-12-14

贊行飾終儀式當天上午,陰雨綿綿,午後,略透天光搭配著微涼的天氣,似乎是告訴參加儀式的家屬與同修們,不必為她的逝去感到過度哀傷。為數不少的同修們在莊嚴而隆重的飾終儀式中,見證贊行入祀「台灣祖廟」,成為與我們最親近且最熟悉的「台灣先祖」之一。我想,儀式給予我們的涵義應遠大於儀式本身吧!

聖山記事 20171213(鄭正煜老師家屬參訪聖山)

點擊上圖可看更多照片
贊奐  
2017-12-13
2017年12月10日,我們像往常一樣,整理聖山環境,掃地的掃地,煮飯的煮飯,照顧小狗的認真看護小狗,一切都如此平凡,而今天聖山媽媽中午炒了一大鍋的米粉,超香。

志工說有一群訪客是鄭正煜老師的家屬,來聖山拜訪。

志工與鄭老師的親屬一同吃午餐,鄭老師的弟弟說今天是他二哥回天的日子,大嫂便找他們一同來聖山,看看紀念碑,追思鄭老師,並獻上兩束鮮花。

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

聖山記事 20171211(憶贊行)

../Images/圖片8.jpg
開放是為了消逝   締造也必走上毀滅   因為......

/ 贊桃
2017-12-11


如果,我不是在聖山與贊行同修(謝奕翎博士)相識相遇,我一定對這位才華洋溢的藝術家其英年早逝感到惋惜。

但,在台灣神的引領之下,身為「天命」、「生命」、「生活」共同體的我們,多了一層「同修」的身份。僅管同修們對贊行逝去的「魄」(肉體)感到不捨,但對於她的「靈」能持續在聖山進行鍛煉,並成為台灣祖廟落成後首位舉行飾終儀式入祀的同修,應該是同感榮耀吧!

20171209 台灣神道贊行同修(謝奕翎博士)植葬飾終行儀


/ 大地志工
20171209

贊行同修是我所認識的第一位藝術家。其四幅作品-「月亮和公主」(2003)、「痕」(2003)、「都蘭山神話」(2005)、「南島海洋」(2005)被收藏在國立台灣史前博物館。相較於歷史上知名藝術家如梵谷(Vincent Willem van Gogh)、高更(Paul Gauguin)等皆在過世後才聲名大噪並獲得世人肯定,贊行在人世間的藝術成就著實傑出與不朽。
聖山記事 20171211(憶贊行)
聖山記事 20171214(贊行飾終儀式感想)

click here for more photos

聖山記事 20171208(大國VS.小國之反思)


/ 贊桃
2017-12-08

昨日與學生閒聊之時,我問了學生「大國」與「小國」的差異為何?

學生一時語塞,思考了之後,吞吞吐吐的告訴我: 大國 「人口多」、「土地大」… 我告訴他們: 「土地大小與人口多寡並非決定大國或小國差異之關鍵因素」。緊接著我分享自己到國外親身的體驗:大國的人民,不管當地人聽得懂與否,到了國外依舊偏好使用自己的母語(例如:美國人到日本一樣用英語與當地的服務生溝通)。相反的,小國的人民到了國外,覺得要用當地語言進行溝通才有禮貌 (例如: 台灣人到美、日會覺得要說英/日文)。我想,這是因為相較於「大國」人,「小國」人因為缺乏自信與對國家的認同,就很容易受外國文化的影響,甚至甘於被人「同化」。